文化的未来是什么样子?答案就在过去

时间:2017-05-03 14:38     来源:顶尖创意文案     作者:及间艺术     点击:
"古老的种子,沱生命的胚芽蕴藏于内部,只是需要在新时代的土壤里播种。——泰戈尔”

你很难想象一个九五后有给朋友写信的习惯,但如果说这个人是《见字如面》的粉丝,你就不会感到奇怪。

书信这样“老”的事物如此受欢迎,足以说明一件事:作为通讯方式,它的确过时了,但它承载的情感和精神在这个时代依然弥足珍贵,得力于现代媒体电视和网络的传播,外加实力明星演绎,它以一种适配于现代人的全新面貌重新被大众接受。

可见,只要文化愿意改变,创意构思能力就能促进其繁荣。

我们不妨将文化看做一件商品,想要它重新被接受,第一件事便是唤醒现代人的需求。

创意在当中起到哪些作用?消解距离感?以新鲜夺人?抑或只是帮助我们在现世实现最自在的个人理想?总之,创意的诸多可能性仍待探讨。

还好,仍有一些手脑并用的人,在继续思考着。

故宫博物馆:转型成功,一炮而红

故宫博物馆的转型逆袭,是近几年最典型的的传统文化逆生长的成功例子。

对吃“暖”不吃“冷”的大众来说,敬而远之的潜台词其实是:它没什么用。创意则要从看似“没用”的东西中挖掘出真正的价值给大家看。

转型后的故宫博物馆:

↓魔性表情包系列









↓文创产品系列









↓APP系列



每日故宫 APP



《韩熙载夜宴图》APP

摘掉高冷面纱,人们看到的是贱萌、幽默又有故事的故宫文化,它是历史书上的厚重,也是朋友圈的网红,飞过深深宫墙来到我们身边,霸气仍在,又接了地气。

这背后,创意的过程是深入浅出的:一方面,一切策划都是建立在对故宫扎实的学术和史料研究的基础之上,做出的慎重选择;另一方面,创作者要对互联网保持敏锐感、及时掌握新媒体动态,唯有这样才能用创意将文化遗存与当代人的生活对接起来。

原野守弘:传统媒介的魔术师

传统媒介,好比演员中的老腊肉,没有新鲜的颜值,却依然能凭借深厚扎实的功底将工作做到极致,赢得掌声。事实上,完美才是这个世界最新鲜最罕见的东西。依托于大胆的创意,日本广告界鬼才原野守弘以非凡的执行力,赋予了传统视频极致的魅力。

Okgo MV:《I Won’t Let You Down》

这支为Honda拍摄的MV视频,5分21秒,爆点无数:采用航拍一体机拍摄,一镜到底,邀请独立乐队OK GO成员和2400名岛国少女,动用志愿者1500名,前后拍摄达50-60次,画下草图无数,拍摄所使用的到的多种专业器材更是复杂到没朋友。





Eight app广告:一百人如何交换名片?

这是原野守弘为一款交换名片的社交软件Eight制作的宣传片。同样是大阵仗、高难度,脑洞大开的创意外加对大场面的精准调度把控,一同促成了这个作品。

影像实体拍摄,是上个世纪重要的视觉传达形式,没错,如今的电脑技术几乎可以模拟任何人类无法完成的表演,但创意却突破了人们对传统视频的想象,原来把头脑构思的事情付诸实际,能带来远超虚拟技术所能带来的震撼。

朱赢椿:看上去最自在的做书人。

电子书一直没有干掉纸质书的原因,除了纸质书自身的体验优势,还因为有一大批优秀的书籍设计师在努力着,比如朱赢椿。

随手记录、细致观察、逆向思维,是朱赢椿的三大法宝。最可贵的是,他对于生活和职业的理解是彼此悦纳的。饲养小动物,观察植物,注重内心的真实表达,关心社会公益,他的慢生活哲学,造就了他自然流露、放松的做设计的状态。



↑《蚁呓》,大胆的留白,试图从蚂蚁的角度表达对世界的看法。



↑《不裁》,需要裁切开书页才能读的书,这是专属于纸质书与读者的美丽互动。



↑朱赢椿把《肥肉》的5万块版税捐给了贵州一所小学建图书馆。



↑《没有脸的诗集》,一本没有封面、没有作者简介、没有目录的诗集。

从遭受争议到世界最美图书,朱赢椿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理念,用天马行空的创意设计留住读者,也留住纸质书。创意的东西,自然要顶得住别人的非议,这样才不会泯灭纸质书更多的可能性。“改变”这件事,在他这里,并不是被动的夹缝求生,而是轻盈自由的,少了迎合的世俗意味,他对纸质书做的事,也正是他最想对自己做的事。

结语

创意作用于传统文化,让人们重新领悟经典的内涵;创意与艺术结合,让高高在上的艺术变得可亲近;创意在建筑领域促成改变,能影响人们的生活方式……多外延、跨领域、充满未知与无限可能的特点,决定了“创意”这个词不会是狭隘具象的概念,哪怕只是一根线,“创意”也能让它充满内涵,同时大有看头。

如果你对这奇妙的创意世界保有更多的想象与好奇,4月22日至24日,Mindpark创意大会为你解锁更多创意的可能性!